古代士大夫想要寄情的山水,到底是什么情怀? - 种植物语 - 上海蔬悦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 by 蔬悦菜园

古代士大夫想要寄情的山水,到底是什么情怀?

2017-7-24 16: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6| 评论: 0

摘要: 情怀自然古代的士大夫阶层,动不动就要寄情山水。那么这个所谓的寄情山水,到底指的什么鬼?其实山水景色都是表象,过去士大夫们讲究的就是个情怀。古人没有车贷、房贷的压力,士大夫阶层由于受教育程度高,脑子里想 ...

情怀



自然

古代的士大夫阶层,动不动就要寄情山水。那么这个所谓的寄情山水,到底指的什么鬼?

其实山水景色都是表象,过去士大夫们讲究的就是个情怀。古人没有车贷、房贷的压力,士大夫阶层由于受教育程度高,脑子里想的都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修身、齐家好办,哪有那么多的国让他们去治呢?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古代的政治家很少抒发感情,而抒发感情的都是政治上不如意的人。作为依托这份不如意的载体,所谓的寄情山水,也就成了士大夫表达情怀的主题。

感叹


我的理想·

不是当个

诗人


士大夫叹功业未成却年华老去的时候,总有“半生累,尽徒然,碑文完美有谁看”的感叹。这种情况下,置身于大自然当中,这些饱学之士才能有返璞归真之感,深切领悟到人生的真谛。

比如那个写“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的孟浩然,当他真正融入大自然当中撕开思考人生之后,便有了“野旷天低树, 江清月近人”的全新境界。抛开那些执念,孟浩然也发现天地间的距离并不那么遥远,如果不追求天上的月亮,水中月离他是那样的近。

比如被贬职的李白,在长安城最大酒楼的豪华包间中,面对着一席珍馐美味,依然感慨“将登太行雪满山,欲渡黄河冰塞川”。当他到天台山转悠一圈,马上就能挥毫写下“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的豁达诗句,跟那个在长安城“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李白判若两人。

就连那个喊着“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的偏执狂王安石,真到了南京城外的半山竹林走一圈,也有“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的转变。


古人虽然没有现代科技,但是古代城里人和今天一样,是和大自然隔离开来的。古代城市,内城叫城,外城叫郭。外城以外,才是广袤的大自然。所以古诗有云:“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绿树和青山,都不在城里。所以古人得到荒郊野外感触自然,寄情山水。

过去的城市很小,大城市走上三公里也就出城了。今天不行了,城市巨大,郊外开发,想要寄情山水,是件非常不简单的事。其实很多情况下,换个思路,就会有新的收获。道家讲: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当我们看不到郊外的时候,可是看看自己身边。或许寄情自然,原本不难。


CW-1

CP-1

F1


蔬悦情怀三件套

比如白居易写“独出前门望野田,月明荞麦花如雪”时可费了劲了,得从大城市长安跑到郊外,当天还回不去,得在田间住一宿。我们不用走那么远,去趟阳台看看蔬悦菜园CW-1带来的勃勃生机,就能感受到“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哗啦啦的流水声,来自蔬悦菜园CP-1水培种植机,里面茂盛的叶菜告诉我们:“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寄情与自然,则不可无花。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满盆玉瓣多傲然,窗外烟雨却痴缠”的景色,好花则必须得配上花之宝。有了花之宝的精心照料,才会有“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的情怀突现。

所以说科技不仅能制造微笑,还能制造情怀。拥有蔬悦阳台三件套,寄放无处挥洒的情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蔬悦科技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3 ymjihe 内容版权均归 蔬悦科技 所有 沪ICP备16038976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