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气球精灵的哀歌 - 化肥、种子求购区 - 上海蔬悦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 by 蔬悦菜园

一只气球精灵的哀歌

[复制链接]

1842

主题

1842

帖子

568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681
580 0 一败如水 发表于 2017-7-24 18:00:36


   
   
    一只气球精灵的哀歌
      
   
    我的主人,求你别为我的离去而感到丝毫悲伤好吗?我与红红会在另一个世界永远祝福你!
    在人世间,除了你还有我那一见钟情却又无奈离别的情人之外,便再没有人懂我。只有你与她把我当做有血有肉有灵魂的生灵来看,而,在其他人类的眼你,我只是蓝色的,圆胖的,见了风儿便飘摇不定的,被扎了针就会炸裂的普通气球而已。
    是的,他们没错,我的躯体只是件小小的,极富弹性的工业塑料制品,那时候,我不会动,没有灵性,但是,当我的体内被注入无比清新美妙的气体之后,我便有了心,有了灵,我感觉到我全身的血液沸腾着,每一块肌肉在膨胀,我充满了激情与力量,更重要的是,我有了梦,一个飞翔的美梦,我要乘着风儿飘过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要对自己说,对全世界的人们说:“因为有我,世界会更美丽!”。
治疗白癜风哪儿有医院    我的主人,你会笑,笑我太自大,太不自量力?那么就希望主人能理解我,正如你们所说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当我刚出身时,我感受到我的轻盈,感受到和悦的春风,那时我真想立即飞向窗外,看看青天,白云,远山,大海,照照阳光,或是在细雨中洗个澡。可是,现实无情,美梦难成,因为,任凭微风儿怎样地在一旁鼓动我,帮助我,飞翔,任凭我怎样的用尽全身气力向上冲刺,我的命运始终掌握在一根细线条上,线条的另一头系在铁架子上,我动弹不得,只能在很小的一段范围内挣扎摇摆,这样的境遇另我感到十分悲哀,我哭着闹着想挣脱这命运的束缚与羁绊。
    这时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我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对我说:“年轻人,别挣扎了,这就是命,此生此世我们注定要与这根支持我们生命而又束缚我们飞翔的这根细绳连在一起,它就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如果它断了,或是松了,那么我们的生命便要很快结束了。”这时,我才定了定神,从初生的无比兴奋与恐慌的挣扎中回到现实,我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原来,这屋子你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伙伴,与我一排,在我的右边的,是那个对我讲话的家伙,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是灰色的,身材起码比我大一半,动弹起来很吃力,讲起话来既低沉又慢声慢调的。说实在的,我真不喜欢他这样的脸色与身材,更难接受他这样的深沉与低调。
    可是,处于好奇心,我还是问他:“这位灰脸大哥,你很忧郁吗?你的话小弟我有些听不懂。”我的话音还没落,便听见从灰脸大哥左身后传来一阵“咯咯咯”的,轻盈的如银铃般悦耳的小女人的笑声,这笑声仿佛在哪里听过,是那样的熟悉而又久远,是前世的未了缘吧,仿佛等待了好多年,今天又听见了。“哈哈哈,灰脸大哥,他可是咱们这你资格最老的长者呢!”她把脸从灰脸大哥身旁探出来,我也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究竟是哪家小媳妇会有如此美妙的声音,于是我稍稍后仰,脸向右,哇噻!当我们四目相对时,时空便在这一刻停止了运动,天啦,她是如此美丽,一定是仙女,她,一身红衣衫,皮肤光滑细腻,一双如水的大眼睛,俘虏了我的魂;小巧的嘴巴,烷尔上翘,铭记住我的人。我们就这样彼此注视着,就象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彼此默默无言,心却如潮涌,彼此诉说与倾听着久远的离情与再相逢的喜悦。就这样,我们彼此都爱上了对方,这闪电般的一见钟情的表面下一定埋藏着道不明的千古缘!终于,那位黑脸大哥打破了这样的沉静,他用力咳嗽两声后说:“唉!又是一对痴男怨女,可惜啊,你们的爱注定是没有结果的,因为,你们永远都无法自主把握自己的命运。”------
    那天夜里,我未眠,上半夜与红红一起听灰脸大哥讲故事,我虽然不大喜欢他的像闷雷似的语音,但却对他所讲的故事内容越发感兴趣,到后来甚至于对他的渊博学识顶礼膜拜,对他的沧桑经历感慨万千起来!他讲像我们这样的精灵是很脆弱的,是经不起风吹雨打人摧残的,他讲我们可以自由的飞翔,但要付出生命的代价,除非我们遇上好心人,把我们当做有思想的精灵,我们才可能在他的手中,随着他的脚步领略大自然。也许是因为红红以前听过灰脸大哥的故事,她没听完一半,就昏昏欲睡,她依偎在我的怀中,屋外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她红扑扑的脸上,此时此刻,她是那样的安详,柔和,妩白癜风患者需掌握拥有良好心理的秘诀媚。我不禁吻了她一下,那味道甜甜的,令人心酥。那时我想,什么天涯海角,什么日月星辰,我都不苛求了,我只要与红红在一起,两相撕守,这不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了吗?我想着想着,脸上碓满了幸福的笑容,可就在此时,又听见灰脸大哥的叹息:“唉!年轻人,用情太深,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清晨,我打了个盹,却仿佛做了个梦,我梦见有位小姐将我的红红从我的怀中夺走了,红红哭着喊着,她不愿意离开我,我拼命用我的生命之绳缠绕着她,我们紧紧拥抱不分开,可那一刻的努力在人力的面前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他们很轻松的把我和红红分开,带走了我的红红!一缕阳光照进屋,刺痛了我的眼,我醒了,也许是被刚才的噩梦吓醒的,我轻揉了眼睛,伸了个懒腰,提了提神,再左顾我的红红,啊?红红呢?不见了!?她不是一直在我的怀里的吗?我开始手无足措,茫然一片,难道说,刚才的梦是真的?红红被人夺走了?难道说,我们之间美丽而纯洁的爱,如此短暂,就此打住了吗?不,这不可能,我于是急促地问灰脸大哥:“红红呢?红红去哪里了?”灰脸大哥摇着头,仍然不紧不慢的说:“小伙子,你的姑娘一早便被人买走了。”一阵凉风吹过,我的心颤幽幽,说不出的悲凉。红红,真的走了!命运,不是我能掌握的!“小伙子,别太难过了,命如此,精灵何为?不要悲伤,今天早上的那位小姐很和蔼,看得出,是个很快乐,很善良的人,她把小红买走,没准是小红的福份呢!”我哽咽了,心想:没有了爱,会幸福吗?
    又一阵微风吹过,夹着淡雅的花香,噢,一个衣着整洁的小伙子,手中捧着玫瑰花,急促地进了门,他看中了我,要买我!不知为什么,我很怕,因为我感觉到这个青年的眉宇间透着一股袭人的寒气!很快,我便跌入他的手中,连跟灰脸大哥告别的机会多没有。
    头一回出门,我既兴奋又害怕,我不自主地往后扭头,今天天气特别好,阳光明媚,微风徐徐,街头所有的东西在我的眼里多显得那样新奇。青年一边急走,一边哼着小曲,看得出,他今天一定有什么开心的事!
    “滚开!小鬼!”青年突然间嚷道。原来是一个蓬头垢面的,约莫10岁的小女孩,在纠缠着他乞讨,被他这么一叫,俨然吓退了,在原地呆楞着!而青年已拽着我快速前行,他看了看表,嘴里唠叨着:“什么东西,警察也不管管,妈的,就快迟到了!”他的脚步更加快了,风在我的耳盼呼叫,令我直不起头。
    很快,我们来到了一处公园,这里显得宁静多了,空气也清新多了,还有小鸟,它们可以在树丛里、草地间自由的飞翔,可以成群接对地嬉戏,还会唱出悦耳的歌声,我,真羡慕它们啊!还有就是一对对的青年男女,他们手脘着手,亲密无间的样子,不禁让我又想起了我的红红!
    又一阵微风吹过,传来树叶的沙沙声,但更令我兴奋的是,这里边分明有红红的气息!对,我看见了,是她!就在不远处的一条石凳上,我的红红,在一个年轻姑娘的手中。红红仿佛早就看见了我,她兴奋地向我挥着手,蹦蹦跳跳的,真可爱!我也激动地狂喊道:“红,我来了,蓝很快就来了!”
    男青年缓缓走向姑娘,我与红越发进了,啊!真好,我与红又可以在一起了!
    漠的,男青年停了下来,啊?他的手在颤抖!为什么?很紧张吗?因为两米前的穿白色T血,蓝色牛崽裤的姑娘?他喜欢她?喜欢她,见了应该高兴啦?为什么紧张呢?唉!你快过去啊,我够不着红红,我特想亲亲我的红红,你老楞在原地赶什么?唉!这一点,人类就没有我们气球精灵来得直爽!其实,老天爷给每个生命的时间并不多,为什么还要自我折磨,自我束缚呢?有了所想所爱,就应该大胆地去做,去追吗!
    “你是1037号吧?我看见你手中的蓝色气球了。”姑娘微笑着,站起来,看着男青年,大方地先开口问。
    “我,我,我,是的。”男青年一直在发抖,低着头,不敢直视女孩,他真得太紧张了。真是的,一个大老爷么,还怕姑娘家的,前边的女孩又不是老虎!
    “你,你怎么了?今天不舒服?”女孩向前走了两步,关切地问。此时,我已经可以触摸到我的红红了。但她似乎生我的气了,或是害羞,或是故意逗我,气我,吊我的胃口,当我准备去亲她时,她却迅速地转过头去,让我扑了个空,唉!女人啦,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我,不,没有!”男青年心跳得厉害,气都喘不上来,语音仓促低沉,脸都红透了!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变了个人似的,刚刚路上训斥那个乞讨的小女孩,像野兽一样凶猛,可现在,在眼前这位和蔼,温柔的女青年面前,怎么如此乖张怯懦了呢?而我的红红,此刻竟然也躲到女青年的背后,也不理我了,难道她真得不想见我吗?
    “1037,你真得没事吧?”,女孩又上前两步,问道。哈哈,这下子我能抓着我的红红了,我要抓住她,抓住了就再也不准她离开我!我要告诉她我是怎样地为她担心,如何地想见她,如何想与她执手相看泪眼,如何想与她结发同行,生儿育女,白头携老!可这小可爱,还是一个劲地躲着我,让我碰不得。
    突然,女孩的手轻轻地拉了一下男青年拿着我的手,顿时,男青年像是触了电,手全松了,这一下,我脱离了束缚,终于自由了!我飞了起来!新鲜、刺激、紧张,许多的感觉一齐涌上心头,可最后,只有一种情感占据了绝对主导---我此刻不想飞,也不该飞,因为,红红不在我的身旁!不,我不要飞,我要红红!可是,我却再一次感到身不由几,微风儿把我一直往上托,往上托,我开始感到腹胀、恶心,肌肉酸痛。天啦,如果我就这样飞下去,我会炸的粉身碎骨的!“救命啦,我还年轻,我不想死!”
    一棵老槐树的树叉勾住了我,我暂时停止了上升,可我仍然紧张,全身颤抖着,离地面十几米,我不大敢往下看,但听得见下面的声音很嘈杂,一定有很多人在议论,但只有一个声音最亲切,最响亮,最哀伤!是红红,她一直在哭着呼喊着,求我别再离开她!是的,她是爱我的,在这危急关头,她的爱给我勇气,我不再害怕,为了红红,我一定得撑下去!
    “1037,小心啦,手抓紧点!”是女青年的叫喊声。我往下看了看,地面上确有很多人,在半树腰附近,那个男青年正缓缓爬向我!真没想到,他是来救我的?!
    他终于接近了我,一伸手拽住了我,又过了两分钟,我随他一起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落地了,我安全了,他似乎成了英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蔬悦科技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3 ymjihe 内容版权均归 蔬悦科技 所有 沪ICP备16038976号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